「希望种子」的诞生
  
  就这样照顾着约瑟两年多,於 2012 年,鸟妈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再次怀孕。
  
  虽然说鸟爸、鸟妈对即将拥有一个新的生命,仍非常开心、期待,但照顾约瑟,已几乎占据了他们的所有时间和生活,让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腾出多余的心力,照顾第二个小孩。
  
  於是鸟爸在这个时间点,下定决心告别半导体产业,迈向已酝酿许久、开一间咖啡店的创业之路──但此刻「创业」不再单是为了实现梦想,更是为了拥有更多的自主时间,能够陪伴、照顾家人。而鸟爸鸟妈的家人们,也从一开始的反对,转为大力的支持。「希望种子咖啡」便就此诞生。
  
  但「开咖啡店」的创业过程,其实绝不如未曾实际经历过的人们所诉说、想像,那般地美好浪漫、充满着「小确幸」的泡泡:
  
  鸟爸共花了一、两年的时间,才将咖啡店的营运真正带上轨道──且在此之前,鸟爸更早已洒种灌溉了许多年:他在任职宁波的半导体公司时期,便已在假日免费开设许多不藏私的「咖啡教学班」,在社区内建立好的口碑。
  
  创业,其实是「无限的责任等你去扛」
  
  鸟爸说,和朝九晚五、高薪也高压的科技业主管工作相比;拿出自己的积蓄开店,尽管在实际的「劳动」上会有人手帮忙、也有充裕许多的自主时间,但「只要是创业,身为老板,其实就是有无限的责任等着你去扛」,而不单只是所谓「份内的工作做好了就可以下班」的员工。
  
  对鸟爸而言,由於需要兼顾家人的医疗、生活开支,创业开咖啡店,尽管并不追求「赚大钱」、而是要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,却同样也有着营收、财务上的压力。同时,找到值得信赖、理念相同的员工,能让放心地交接责任,也是创业的另一大挑战。
  
  即便如此,鸟爸説「创业」对他而言,仍然充满魅力。其中最吸引他的点,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──毕竟在半导体行业工作,碰到的人都是那麽几位,而且都是类似背景、思考模式也颇为相近的人。但创业之後,员工、供应商,尤其是来来往往的客人,都让他有着大量与有着不同背景、不同故事的人们接触的机会。
  
  不只是咖啡店,也是能够「给出去」的地方
  
  除此之外,鸟爸也期盼「希望种子」不只是间咖啡店,也是能够「给出去」的地方。
  
  在成立希望种子之後,鸟爸和云南的宣教士合作,以希望种子咖啡店的店面募集旧衣物、书籍等,给予偏远山区的孩童们。结果在短短一个礼拜内,就拿到好几千件的衣物、上千本的书籍和无数玩具、用品等等。
  
  最後鸟爸利用时间,与教士一起将物资亲自送到云南山区──他们共募得了约两公吨(2,000公斤)左右的物资,一路上开车、转摩托车、外加走路,最後才终於交到山区小朋友的手上。
  
  虽说过程需要很多人力、物力和金钱的付出,但在看到孩童们的满足笑脸後,让鸟爸觉得这一切都非常值得。
  
  我问鸟爸说,很多人若遇到类似他们的人生变故,总会认为处在严酷挑战中,「接受」才是应该的,是甚麽原因会让鸟爸反而更想「给出去」?鸟爸说,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特殊的孩子,让他对生命有更深的体会,也真正醒悟世上有很多人是非常需要帮助的,否则很难走下去。
  
  因为自己当时即使有着稳定的工作、充裕的收入,仍因人生打击一度有过想要放弃的绝望经历,让鸟爸对於弱势,远较过去有着更多的同理。因此就算照顾约瑟再忙再累,还是希望可以为社会尽一份心力。
  
  重回宝岛,希望自己成为分享的媒介
  
  「希望种子」咖啡店在中国大陆成立三年之後,约瑟五岁。
  
  这一路走来,鸟爸说,因着约瑟的生命,让他学会如何去爱,而且是用上帝的爱来爱自己的孩子──即便约瑟或许没有完全理解的能力。比方说,这时的鸟爸已经为了迁就约瑟的日常,而在大陆共换了四处居所。但最後为了给约瑟找到好的教育和复健,仍然决定举家搬回台湾。
  
  鸟爸说,经过不断比对两岸的特殊教育机构之後,发现目前中国的部分特教机构,虽有比较好的硬体,但在软体配套上、人员专业度上,却仍没有台湾的水准。反之台湾在特殊教育上起步得比较早,因此也有比较完善的制度。
  
  於是,他就这样再次放下了经营三年的咖啡店,以及 10 多年的生活圈,举家搬回台湾。
  
  我问鸟爸:「重新回到宝岛,是否有重新遭受到『文化冲击』?有没有需要重新适应的地方?」鸟爸笑了笑,说在台湾大家真的很有礼貌,不像大陆人一根肠子通到底、非常直接。但他也注意到,或许因为政治、经济环境的影响,导致於台湾的普遍氛围,相对来说显得「比较不开心」,甚至面对未来,多数人是以唉声叹气居多。
  
  鸟爸很鼓励年轻一辈的朋友,若有机会,真的应该走出去看一看──便能亲身体会其实每个地方都有其不同的优点与缺点,都有需要面对的挑战。或许这样回头看看台湾时,会发现这里更多的好。
  
  很多人问鸟爸,「离开了,为什麽会再回来?」鸟爸也说,自己离开了台湾 20 几年,重新在台湾成立了「希望种子」咖啡,等於是「砍掉重练」。但这一切的出发点,都还是回归到家人的因素。
  
  鸟爸说,这也是他成立希望种子的初衷──一切都是因着人的关系。咖啡不能感动人,但加入了人的元素,便能够成为分享的媒介,才能够接触到、感动到更多的人。
  
  後记:
  
  我在与鸟爸交谈的过程中,没有听到太多空泛的口号,更多的,是历尽沧桑的朴实。
  
  曾经听过一句话:「一个没有真正经历过绝望的人,无法体验希望的可贵。」在许多时候,当我们以为梦想已经被现实的考验消磨殆尽,它却很可能在某一个意想不到的时机,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萌芽开花——但那前提是,你我从不放弃对生命的希望。
  
  而也正是这些历经生命淬链所成就的梦想,才有机会让「咖啡店」不只是喝咖啡的地方,更是充满人性温度的所在。
  
  我想,这就是希望种子咖啡可贵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