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窗户没规矩的正方安放,旋转成四十五度角以菱形之姿立着,窗框刻意加宽再加宽,下方摆了个小凳子,我一进房就忍不住踩跳上去,斜躺欣赏这窗既熟悉但已陌生的城市风景。
  
  我把视角移回室内,发现靠窗这半部天花板做了挑高的尖角处理,形状有着欧洲老房子的味道,涂上了暗红色增添设计感。我一边欣赏忽然觉得这造型有点熟悉?记忆的线忽然一秒接上,是荷兰鹿特丹的方块屋啊!几年前造访鹿特丹,我还特别爬上参观,的确如我想像,那空间因造型关系既不方正加上有着锐角,实在不是个舒适的生活空间。
  
  但,如今我躺在这方块里,看着房间如一般的方正,但又有极具特色的大窗,让我佩服设计师的巧思。
  
  这间有我见过最酷窗户的旅馆,是今年(2018)七月才开幕的台中大毅老爷行旅(立马看房价),这位於 12 楼的星系列房型,全馆只有 6 间,很值得多花一些钱指定入住,那是在其他旅馆无法得到的体验。除了这怪奇房型,其他一般房间也同样有型。与台中国立美术馆隔英才路相邻,於是,乾脆也将自己当作一座美术馆来设计,不只公共空间,就连房间也延续主题。一进房间,入口处的台子发着光,上头衣架长得是奇形怪状。原来,那是要让旅人成为这个「展间」的一部分,从手腕拿下的手表或装饰品放上发光台子,顿时都成了别具风格的展品,而挂在衣架上的穿戴衣帽,也都会成了每间房内的独特风景。
  
  饭店拥有不同房型,但都有着相同调性:清爽、黑白分明外加线条俐落 ,两晚住下来,我发现并没因走向极简而简化了该有的住宿功能,例如正当我找不到书桌可放笔电时,发现一块墙壁上的板子是能折下来当作桌子使用。
  
  有些小地方是要实际使用才能发现其用心,例如一般饭店给的是电热水壶,这里是提供细长嘴的电手冲壶,打开附的 illy 耳挂式直接就能专业手冲,味道相当之好。若想喝茶,这里提供的南投乌龙茶与日月潭红茶包,也都有不错的水准!浴室部分,比较可惜是除了三人房配有浴缸外,其余都是淋浴,不过淋浴间与厕所是完全独立,这设计蛮好
  
  让我最享受与难忘的,还是这与时俱变的窗景。早晨,美术馆的绿林让人舒心,下午引进大块的明亮,傍晚霞光则染红了窗。感受最特别的是当夜幕低垂,保持距离独自俯瞰城市,像成了准备出任务的夜魔侠。这格窗,真让人舍不得离开啊...
  
  每日早餐是在一楼的 Zebra 餐厅吃(我有顿午餐也选在这吃,参考食记去:义式料理台湾味 ZEBRA 餐厅端出东泉辣椒酱迎宾),搭电梯下楼时别忘了欣赏一下公共空间的艺术展示。客房楼层电梯间,饭店会邀请台中在地艺术家进行创作,目前展示的这档(到 2018 年底),是邀请了四位创作者以画作、植物、诗句或摄影来表现他们心目中的台中意象。一楼大厅有几件常设作品也很有意思,柜台後方有面由 17 件陶瓷作品组成的「象形台中」,经过饭店人员介绍,会欣喜发现如国家歌剧院、中山公园、路思义教堂以及近日很夯的绿川水岸等都在墙上欢迎旅人的到来。
  
  一座可过夜的城市美术馆,优雅有型,窗外窗内都是风景,为台中又带来不同风格的旅宿风情。